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數據
醫務/研究
醫藥
疾病資料
病源研究
病毒傳播
心理/輔導
數據
醫務當局
治療法/葯物
中醫藥
變種冠狀病毒
來源動物
潛伏期/隔離
心理
Simplified_Chinese
專題報導
大學研究
死亡
病毒測試
非變種冠狀病毒
淘大事件/暴發
病者體內
輔導熱線
首站 Main Site
近況
研究機構
1: Ribavirin
疾病資料
副黏液病毒科
超級傳播者
其他傳播
醫護群英錄
PhilipYim Ezine
經濟影響
醫護網頁
2: IgM, Kaletra
預防方法
衣原体
母嬰傳染
國際傳播/疫潮
簡介
教育
3: 血清/中葯
醫學文章
其他可能性
歷史/責任
防炎政策

Updated on Fri, August 8, 2003 更新

非典型肺炎 (Atypical Pneumonia) SARS的病源體

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 (SARS: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The image of the new virus.

Coronavirus from SARS isolated in FRhK-4 cells. Thin section electron micrograph and negative stained virus particles.

Image taken from WHO

新變種冠狀病毒 ( Mutated Coronavirus )

變種 ( Mutation )
SARS 成因病毒 ( SARS virus)
  1. 哈佛發現可能的變種進程138
  2. 病毒基因序列 台北地區兩類病源一樣毒
  3. 和平醫院病毒與港不同
  4. 台非典病毒與香港相同
  5. 加熱半小時病毒可被殺死4/6
  6. 沙士病毒可在尿液活10日
  7. P3實驗室鎖定SARS存活期:對熱敏感 最多存活2天
  8. SARS病毒專利權之爭戰猶酣
  9. 上海專家探明冠狀病毒結構
  10. SARS Mutations and Contact Tracing
  11. SARS Could Mutate in Different Populations
  12. The SARS Virus is Mutating in Response to Immunological Pressure
  13. 研究發現SARS病毒相對穩定; (2) (Vaccine possible): 這說法根據的醫學文章 (pdf) commentary (pdf): 以往發現的突變可能只是由於病毒適應培養物而來. 病毒不是急速變弱; 但穩定使造疫苗變可能
  14. Genome Institute says SARS virus has mutated, now 2 different strains 9/5
  15. SARS mutation fears 3/5
  16. SARS Virus Mutating Quickly Into 2 Forms 3/5
  17. 上海高校科研顯示高溼度有助阻斷病毒傳播 (2)vs以往研究
  18. 香港幾乎難逃薩斯爆發厄運
  19. 病毒極速變身愈傳愈惡: 20代
  20. 科學雜誌指非典屬嶄新病毒
  21. 薩斯突變診斷和防疫更難
  22. Mutating SARS Virus Hampering Diagnosis
  23. SARS claims 24 more lives as scientists say virus mutating
  24. First Peer-reviewed SARS Genome Sequence Appears in Science (Intro. & translations)
  25. It has 29,727 nucleotides:pdf
  26. 此病毒與已知的的冠狀病毒相似度低 (簡体 / Eng) 介紹
  27. SARS Virus in Hong Kong Seen Mutating Rapidly
  28. 中大指SARS病毒快速進化
  29. Further Analysis of Variable Sites in Isolates of SARS Virus
  30. Updates on "shared mutations" among SARS virus isolates
  31. Two sequence variants from the same patient
  32. Shared mutations in the genomes of SARS coronaviruses
  33. 華郵:專家指SARS病毒變種 26/4
  34. 香港SARS出現四、五個「變種」 26/4
  35. 港大發現6個病毒樣本 母體有待確認 25/4
  36. 淘大兩患者病毒呈基因變異 25/4
  37. SARS病毒快速演變 23/4
  38. 楊永強指病毒變種純屬揣測
  39. 病毒速變病徵添肚屙腰痛 11/4
  1. SARS冠狀病毒基因組初步分析
  2. Entrez-Nucleotide: complete genome
  3. SARS Mutations and Contact Tracing
  4. 研究發現SARS病毒相對穩定; (2) (Vaccine possible): 這說法根據的醫學文章 (pdf) commentary (pdf): 以往發現的突變可能只是由於病毒適應培養物而來. 病毒不是急速變弱; 但穩定使造疫苗變可能
  5. The SARS Virus is Mutating in Response to Immunological Pressure
  6. 美質疑SARS可存活物體表面
  7. on stability and resistance
  8. SARS病毒專利權之爭戰猶酣
  9. 上海專家探明冠狀病毒結構
  10. Tests confirm coronavirus is SARS source; (Reuter; Nature) 15/5
  11. Comparative Full-length Genome Sequence Analysis
  12. GenoMed 針對非典型肺炎病毒推出基於互聯網的全球臨床試驗; (English) (Company)
  13. Survival Characteristics of the SARS Virus 4/5
  14. Complete coronaviridae genomes
  15. It has 29,727 nucleotides:pdf
  16. 此病毒與已知的的冠狀病毒相似度低 (簡体 / Eng) 介紹
  17. 非典會造成生態破壞(簡)
  18. 高濕度可減病毒傳播(簡)
  19. 美質疑SARS可存活物體表面
  20. 病毒能夠在室溫中的普通物件表面存活數小時,甚至數天
  21. SARS病毒如何“借刀殺人”
  22. on stability and resistance
  23. Survival Characteristics of the SARS Virus 4/5
  24. Canadian scientists cast doubt on cause of SARS 23/4 (or) Only 40% of the patients have this virus.
  25. Full information for containing the SARS? 19/4 a HK doctor's response
  26. SARS revisited: 懷疑未完全解開真相.
  27. 中大亦成功排列基因
  28. 新冠狀病毒基因成功解碼﹐動物傳染─野味疑是元兇
  29. 病因新冠狀病毒 港研究:與動物脫不了關係
  30. 世衛已確定此病毒為病原体; 另外全球有10%病人有肚屙,陶大非特例; 已用實驗證明只有此病毒就能引起SARS; 與其他病毒無關
  31. Coronavirus as a possible cause of SARS (pdf) 19/4 HKU
  32. Scientists confirm new virus as cause of SARS 17/4
  33. Coronavirus never before seen in humans is the cause of SARS
  34. SARS gene code 'not a magic bullet' 15/4
  35. Study implicates human coronavirus as main cause of SARS 8/4
  36. SARS-associated Coronavirus
  37. Novel coronavirus & SARS : pdf

可能不只是一種病毒

  1. SARS: detection of chlamydia-like and coronavirus-like agents in 7 fatal cases
  2. Full information for containing the SARS? 19/4 a HK doctor's response (有復發的病例)
  3. SARS revisited: 懷疑未完全解開真相.

非變種冠狀病毒:Coronavirus : Coronaviridae

  1. Introduction: Coronavirus: HCV-299E; HCV-OC43; Picture
  2. VIRUS: Coronavirus ; info
  3. CoronaVirus Key Facts
  4. Virus Family list
  5. Coronavirus Replication (Test your knowledge)

分辨:

  1. SARS Symptom Comparison
  2. 懷疑SARS尼籍童要改死因
  3. 市民對登革熱的認識調查結果公布 1/5
  4. 登革熱增2.7倍病徵似SARS
  5. 流感與「非典」之區別
  6. Case Definitio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7. Identificatio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in Canada
  8. 專家指剛服退燒藥無法測SARS病情或有漏網之魚
  1. 香港中大破解冠狀病毒基因密碼 呈交WHO (直接下載資訊)
  2. 加拿大破解冠狀病毒基因排列(與中大做的大致相同,排法不同)
  3. Canada Lab finds the Genome 14/4
  4. SARS Coronavirus Sequencing 13/4
  5. 廣東宣布從SARS病人檢出冠狀病毒 (12/4)
  6. 香港廣東SARS冠狀病毒被證實具高度同源性 (12/4)
  7. Coronavirus as a possible cause of SARS 11/4 (pdf)
  8. 兩個非典型病人中發現全新的冠狀病毒,病毒基因排列與牛及老鼠的病毒基因排列較為接近 (9/4)
  9. SARS的致病原可能原因
  10. 怪肺炎/美國認為SARS 致病原可能是冠狀病毒
  11. 港大證實新冠狀病毒致肺炎
  12. Agent Of SARS Identified: A Brand New Coronavirus May Be Cause (With Comments to this news.)
  13. A Novel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SARS (Abstract) 10/4
  14. Identification of a Novel Coronavirus in Patients with SARS
  15. Pro Med Comment
  16. 肺炎新病毒無人具免疫力
  17. Summary on major findings in relation to coronavirus by members of the WHO multi-centre collaborative network on SARS aetiology and diagnosis 4/4
  18. AS MYSTERY ILLNESS SPREADS, NEW CLUES TO ITS CAUSE 25/3

新變種冠狀病毒

華郵:專家指SARS病毒變種 26/4 (Yahoo)
4月 26日 星期六 22:40 更新

華盛頓郵報報道,科學家認為,世界各地發生的SARS,可能是經過不同變種的病毒所造成。

報道說,研究人員已針對十幾個SARS病毒的樣本列出完整的基因圖譜,而初步分析顯示,這種病毒有好幾個基因變化。

報道說,變種後的不同病毒是否能解釋傳播的難易程度以及致病嚴重的程度,目前還無法下定論,但病毒變種的現象,可能說明為何香港和多倫多的SARS傳染性和死亡率顯然高於其他地方。

剛從香港返美的田納西州曼裴斯聖裘德兒童研究醫院病毒專家韋伯斯特說:「在科學上,若發生這個現象,完全不會令人意外。傳入香港和多倫多的病毒屬於不同種的可能性很高。」

他說,病毒只要在關鍵點發生一次基因的變化,就能從輕微的致病因子變成致命的病毒。

美國已發現兩百多起疑似SARS病例,但迄今沒有死亡的例子,但加拿大已有十五名SARS患者死亡。韋伯斯特認為,美國跟加拿大政府因應傳染病的能力不可能差這麼多。

世界衛生組織 (WHO)的首席SARS專家史托爾說,病毒變種有可能解釋傳染病嚴種程度不同的原因,但這還需要對許多病人進行研究才能證明。

史托爾說,WHO計劃成立有關SARS病毒基因的中央資料庫,以便於進行有系統的分析。



香港SARS出現四、五個「變種」 26/4 (chinesenewsnet.com)

2003年4月26日11:38:23(京港台時間)

  (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二十六日電)香港中文大學內科及藥物治療系系主任沈祖堯表示,香港爆發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已經出現四至五個品種,顯示病毒已經「變種」;部分受感染康復的病人,有可能會再次受感染。

  沈祖堯昨晚在一項研討會上指出,直至現時為止,中大共發現四至五種SARS病毒。而由於病毒會不斷變種,因此受感染並已康復的病人,雖然免疫系統已能認出個別病毒並產生抗體,但也有機會再次受其他病毒種類感染。

  中大微生物學系教授談兆麟表示,SARS病毒的基因有如普通流感病毒,會不斷轉變,萬一變種病毒令人體細胞的RNA(帶氧核糖核酸)產生大變,所生產出的蛋白也會出現變化,這種情況將會極為嚴重;就是體內已有SARS病毒抗體,也會再次受到感染。

  談兆麟說,現時在病人體內發現的病毒,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基因相同,暫時改變不大,病徵主要分為兩種,一種會有少許傷風,另一種甚至會出現下呼吸道感染,情況較嚴重,整體有百分之九十八是一樣的。

  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系主任袁國勇也表示,現時並沒有科學證據顯示已康復的非典型肺炎病人不會再受感染,在港大的試驗中,也發現病人會受到第二次感染,不過病情會明顯減輕。

港大發現6個病毒樣本 母體有待確認 25/4 (sina)
03/04/25 23:33:04 CST 東森新聞報

  本報大陸組/綜合報導SARS疫情持續擴大,全球進入警戒狀態,根據香港媒體報導,香港大學發現SARS的病毒樣本至少有6個,也就是說,經過不斷的變種,這6個病毒都是家族中不同的成員。報導指出,由於目前還不知道哪一個病毒是「母體」,所以若要在短期內一一擊破,困難度相當高。

  明報引述專家認為,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系比較來自世界各地的SARS病毒樣本後發現這6個病毒樣本的某一段基因出現不相同的組合,有2個來自香港、2個來自廣州,而另外2個分別來自美國與加拿大;其中自香港的一個樣本與來自加拿大和美國的相似;而香港的另一個樣本 則與廣州的兩個樣本相似。 [註: 香港1 ~ 加拿大; 但 香港2 ~ 廣州; 反映 香港集大成? 在香港變種?]

  專家表示,最近有部分患者對藥物沒有反應,而且病情反復,這項發現可提供破解的線索,但是,專家坦言,如果從衛生防疫角度看,SARS病毒數目繁多,要在短期內逐一擊破,也一項非常艱困的任務。



華盛頓郵報﹕ SARS病毒快速演變
23/4 (chinesenewsnet.com) 2003年4月23日23:44:7(京港台時間)

多維社記者王海川編譯報導/中國科學家說他們已經破譯多宗SARS病毒樣品密碼﹐他們的研究可能為今後SARS的發展趨勢提供重要線索。中國基因專家說﹐研究顯示北京和廣州病人SARS病毒樣品有很大差別﹐顯示病毒快速突變。

華盛頓郵報說﹐北京基因研究所同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和傳染病學研究所合作﹐已經完成SARS病毒基因排序。專家說﹐美國和加拿大的病毒排序同廣州的樣品非常類似﹐因為那些病人大都是在中國南方得病﹐而北京的病毒基因同南方有很大的不同。

中國專家說﹐還沒有證據確定病毒基因結構上的差別同病情嚴重程度的關係﹐但不能破除那種可能性。

郵報說﹐SARS病毒屬於冠狀病毒家族﹐容易突變。因此﹐這些基因組成的變化並不奇怪。但關鍵問題在於這些變化是否對病毒有重要影響﹐例如更容易還是更難傳播﹐加重還減輕病情。多數病毒突變都對人類疾病沒有多大影響。

中國研究機構從4月15日開始研究病毒樣品的基因排序﹐加拿大研究人員三天之前已經成功完成另一SARS樣品的基因排序。中國研究人員進行基因排序的樣品分別來自北京和廣州的兩名已故病人的肺部組織、另一北京病人的肝和淋巴組織以及北京幾名病人鼻喉培養的樣品。北京基因研究所將很快對內蒙古和其它地方的SARS樣品進行基因排序。

醫 學 界 分 析 樣 本 發 現
淘大兩患者病毒呈基因變異
25/4 (蘋果)

醫 學 界 一 直 指 淘 大 花 園 非 典 型 肺 炎 病 人 的 病 情 較 重 , 從 臨 床 表 徵 上 推 斷 病 毒 可 能 已 經 變 種 。 但 醫 療 人 員 在 兩 名 淘 大 花 園 病 人 的 病 毒 樣 本 中 , 發 現 有 兩 個 基 因 呈 現 不 同 之 處 , 反 映 在 同 一 個 區 域 的 病 人 , 病 毒 也 有 異 常 , 證 明 「 沙 士 」 病 毒 易 變 難 以 掌 握 的 特 性 。   記 者 : 梁 洵 瑜 、 陳 沛 敏 、 謝 明 明

【 本 報 訊 】 醫 學 界 從 兩 名 淘 大 花 園 非 典 型 肺 炎 病 人 的 病 毒 中 , 初 步 發 現 兩 個 基 因 出 現 變 種 現 象 , 該 兩 個 基 因 主 要 影 響 病 毒 的 繁 殖 能 力 及 入 侵 人 體 那 些 細 胞 。 現 階 段 未 知 轉 變 會 如 何 改 變 病 毒 的 威 力 , 卻 證 實 此 病 毒 變 種 甚 快 , 即 使 同 一 爆 發 地 點 淘 大 花 園 , 病 毒 也 呈 變 異 。
另 外 , 中 文 大 學 初 步 制 訂 「 實 時 定 量 」 的 PCR 快 速 測 試 , 目 前 正 試 驗 病 人 各 種 樣 本 , 測 試 其 敏 感 度 及 準 確 性 。 這 種 快 速 測 試 的 好 處 是 在 兩 、 三 小 時 內 可 得 出 結 果 , 不 但 可 看 到 病 毒 的 數 量 , 了 解 病 人 是 否 染 病 , 並 可 以 得 知 病 人 服 用 不 同 藥 物 的 效 用 。

影 響 病 毒 繁 殖 能 力
香 港 大 學 現 時 正 研 究 淘 大 花 園 病 人 的 病 毒 基 因 , 該 校 醫 學 院 微 生 物 學 系 助 理 教 授 黃 世 賢 表 示 , 初 步 分 析 兩 個 淘 大 花 園 病 人 的 病 毒 基 因 , 發 現 最 少 出 現 兩 種 基 因 變 異 , 包 括 聚 合J 基 因 及 製 造 「 刺 突 」 ( Spike ) 的 基 因 出 現 不 同 之 處 。
他 解 釋 , 當 病 毒 進 入 人 體 細 胞 後 , 會 透 過 聚 合J 繁 殖 , 如 聚 合J 基 因 變 異 , 即 會 影 響 病 毒 的 繁 殖 力 , 但 現 時 仍 未 知 兩 個 淘 大 花 園 病 人 的 病 毒 在 這 方 面 的 變 化 , 如 何 影 響 病 毒 的 繁 殖 能 力 。

刺 突 決 定 入 侵 位 置
至 於 由 病 毒 表 面 蛋 白 質 製 造 的 「 刺 突 」 , 主 要 是 決 定 病 毒 入 侵 哪 些 人 體 細 胞 , 故 其 基 因 變 異 可 能 會 影 響 病 毒 攻 擊 不 同 的 人 體 器 官 , 但 黃 世 賢 強 調 , 現 時 仍 未 掌 握 究 竟 這 兩 個 基 因 中 所 呈 現 的 不 同 之 處 , 實 際 有 沒 有 影 響 病 毒 的 表 現 及 臨 床 症 狀 , 現 階 段 無 法 說 明 病 毒 是 否 變 得 厲 害 。
但 他 認 為 , 由 於 淘 大 花 園 的 病 人 來 自 同 一 區 域 , 如 發 現 同 樣 是 淘 大 花 園 的 病 人 , 病 毒 的 基 因 也 呈 現 不 同 , 顯 示 病 毒 的 變 化 速 度 很 快 , 與 一 般 屬 核 糖 核 酸 ( RNA ) 類 病 毒 的 特 性 一 樣 。
早 前 有 醫 療 界 認 為 , 淘 大 花 園 的 病 人 病 情 較 重 , 不 少 人 出 現 肚 瀉 現 象 , 臨 床 表 現 與 第 一 波 在 威 院 爆 發 的 病 人 不 同 , 對 藥 物 反 應 也 較 差 。 有 前 線 醫 生 擔 心 病 毒 是 否 呈 變 種 或 耐 藥 問 題 , 但 一 直 沒 有 任 何 資 料 佐 證 。

試 驗 快 速 測 試 方 法
另 外 , 中 文 大 學 醫 學 院 早 前 完 成 威 院 一 名 病 人 病 毒 基 因 排 列 後 , 發 現 與 港 大 早 前 完 成 的 另 一 名 病 人 的 結 果 比 較 , 在 三 萬 個 基 因 密 碼 中 , 有 十 個 不 同 單 位 , 但 如 比 較 加 拿 大 及 美 國 疾 病 控 制 及 預 防 中 心 所 排 列 結 果 , 則 有 十 三 個 不 同 之 處 , 中 大 正 分 析 何 以 出 現 不 同 之 處 。
該 院 副 院 長 盧 煜 明 表 示 , 正 初 步 試 驗 一 個 「 實 時 定 量 」 的 PCR 快 速 測 試 方 法 , 目 前 使 用 病 人 的 不 同 類 型 樣 本 , 試 驗 方 法 的 敏 感 度 及 準 確 性 。 他 解 釋 , 這 種 方 法 並 非 只 看 陽 性 或 陰 性 結 果 , 而 是 可 以 看 到 病 毒 的 數 量 , 可 提 高 測 試 的 準 確 性 , 有 助 醫 護 人 員 作 出 臨 床 決 定 。

中大亦成功排列基因 (takungpao)

【本報訊】經過二十多人兩星期不眠苦戰﹐中大醫學院昨宣布已完成非典型肺炎冠狀病毒基因排列。中大醫學院副院長盧煜明昨日對本報記者表示﹐有關結果已於上星期日排列完成﹐昨晚更已向世衛提交。經和加拿大及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發現進行比較﹐初步發現有十五個排列是不同的。

已向世衛提交報告

盧煜明表示﹐這是一種全新病毒﹐相信很大機會由動物傳給人﹐而且有可能是一種以前很少被研究的動物。因應廣東人的生活習慣和環境因素估計﹐不排除病毒由用作野味的動物傳染﹐但詳情仍有待進一步研究。他解釋﹐基因主要作用是製造蛋白質﹐不同的排列會影響生成的蛋白質﹐有了這個初步的排列結果﹐將來可以和其他「新」的病毒基因作比較﹐藉此確認收集到的病毒是否經已變種。可以說﹐這一次做出來的排列意義重大。

他又說﹐有了基因列序﹐將來可以重點在一些可能變化的列位找尋差別﹐以確認病毒性質和尋找出治療上的應對辦法﹐甚至藉此發展到更快速和準確的測試辦法。對於為何要花如此多時間才能完成排列﹐他表示﹐今日藉高速電腦的幫助﹐比以往的要用幾年時間才能排出﹐經已進步不少。由於每次只能排五百個﹐這裡的三萬個排列要做六十次﹐故他們一組二十多個人也要通宵達旦做足兩星期。他又說﹐開了這個頭﹐中大會繼續循多個方向進行相關研究﹐並會不時和外地的成果進行對比交流﹐監察此病毒的任何變化。

另外﹐由於中大在部分非典型肺炎病人身上﹐亦找到副黏液病毒﹐中大亦會再進行有關病毒基因排列研究。對於港大昨日亦宣布在研究病毒基因方面取得成果﹐他表示﹐昨晚為止仍未在網上看到有關成果﹐暫時未能作出對比﹐但可以肯定﹐只要港大把有關資料上網﹐他們亦會第一時間下載﹐進行比對。

新冠狀病毒基因成功解碼﹐動物傳染─野味疑是元兇 (takungpao)

【本報訊】記者鍾麗娟報道﹕香港大學經過三個星期的努力﹐於昨日凌晨零時成功完成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的基因排列。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系系主任袁國勇在昨日的記者會上公布這項好消息﹐並說透過基因圖譜﹐可以肯定這種病毒不是人類本身有的﹐是由動物傳給人。

須測試何種動物帶菌

袁國勇還說﹐現時還不知道是那一種動物把病毒傳給人類﹕「相信大家都明白﹐要知道那種動物是元兇﹐首先要知道那種動物具有這種病毒。所以﹐我們第一步在人類身體上找不到這種抗體後﹐下一步就是測試不同動物的血液﹐看可否找到抗體。」

由於中國人愛吃野味﹐之前已有人懷疑是野味傳給人﹐袁教授在記者會上沒有否認這種說法﹐並頗為幽默地說﹕「看來要捉一隻果子狸來驗證。」

有了基因圖譜後﹐袁國勇說﹐他們可以進行準確度更高的基因測試及研製疫苗。他指出﹕「之前港大已有抗體測試及快速基因測試﹐現在我們已經進行第二、三代快速測試﹐相信測試的準確度會更高﹐因為以往的測試是用細胞線﹐主要看熒光的顏色是光還是暗來判斷﹐這有少少人為的主觀判斷。但今次可以透過病毒的蛋白來做測試﹐其轉色程度用機器可以查到﹐準確度將更高。現在港大的實驗室已在進行有關測試﹐希望短期內可推出使用。」

另外﹐他談到港大十分關注淘大的不尋常病毒爆發﹐發現病人的病情較其他地方的病人病情嚴重﹐出現腹瀉情況﹐醫治他們而感染的醫護人員﹐病情也較一般醫護人員嚴重﹐有理由相信病毒在淘大病人身上已變種。他說﹕「初步估計這隻病毒惡少少﹐所以﹐有病人病情加重甚至死亡﹐這不是劑量輕重的問題﹐而是病毒變種問題。」

他指出﹐他們特別針對淘大病人找到了一隻藥﹐並正在實驗室進行試驗。由測試到臨床需要一段時間﹐所以暫時不公布藥名﹐以免大家聽到藥名後一窩蜂搶購。若與病症不符吃下﹐這對公眾是有害的﹐所以要等成熟階段再公布。

將與何大一研製疫苗

他還指出﹐世界知名的愛滋病專家何大一將到港大愛滋病中心當主管﹐屆時他們將合作研製疫苗。

在昨日的記者會上﹐香港大學醫學院副院長梁憲孫、理學院院長梁志清、醫學院微生物學系病毒科主管斐偉士、基因研究中心副總監譚廣亨教授及多名不同學系的學生參加﹐顯示今次的研究成功是多個學系攜手合作的成果。

SARS/病因新冠狀病毒 港研究:與動物脫不了關係 (SINA)

03/04/17 16:39:10 CST 東森新聞報


  本報大陸組/綜合報導香港大學與中文大學完成冠狀病毒的基因圖譜,確認是全新病毒,且是由動物傳染給人類,不排除由被視作野味的動物傳染。港大表示,取得病毒的基因圖譜,對日後研究疫苗及治療有很大的幫助,港大會將圖譜交給全球衛生醫療機構研究。
  據香港文匯報報導,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主任袁國勇16日表示,在200個由紅十字提供的捐血人士的正常血液樣本中,全部都沒有發現與非典型肺炎相似的病毒抗體,他肯定這是一種新病毒,並由動物傳染給人類,至於是什麼動物,還有待研究。他說,南方人喜歡吃果子狸,可以抽取牠們的血,檢驗 是否有抗體,再利用基因分離病毒,才能斷定是否由牠傳給人類。

  袁國勇指出,冠狀病毒與愛滋病病毒同屬一科,所以治療愛滋病的藥物對治療非典型肺炎是有效用,港大愛滋病研究中心主管何大一將會來港,研究治療技術及病毒破壞免疫系統的原因。

  據報導指出,世界衛生組織官員日前從猴子實驗中得到結果,猴子受一種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後,出現類似人類的非典型肺炎病徵,顯示冠狀病毒就是非典型肺炎的病因。

Update 31 - Coronavirus never before seen in humans is the cause of SARS (WHO)

Unprecedented collaboration identifies new pathogen in record time
16 April 2003 (French) (ARCHIVES)

GENEVA -- Today,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nnounced that a new pathogen, a member of the coronavirus family never before seen in humans, is the cause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The speed at which this virus was identified is the result of the close international collaboration of 13 laboratories from 10 countries. While many lines of evidence have found strong associations between this virus and the disease over the last weeks, final confirmation came today.

“The pace of SARS research has been astounding,” said Dr. David Heymann, Executive Director, WHO Communicable Diseases programmes. “Because of an extraordinary collaboration among laboratories from countries around the world, we now know with certainty what causes SARS.”

The successful identification of the coronavirus means that scientists can now confidently turn to other SARS challenges. For example, various laboratories continue to work to unravel the genetic information of the SARS virus and compare the sequences obtained from viruses in different parts of the world. Experts are gathering at WHO this week to map future work on SARS.

“Today, the collaboration continues as top laboratory researchers have come to WHO to design the next steps, a strategy for transforming these basic research discoveries into diagnostic tools which will help us to successfully control this disease,” said Heymann. “Now we can move away from methods like isolation and quarantines and move aggressively towards modern intervention strategies including specific treatments and eventually vaccination. With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causative agent, we are a crucial step closer.”

This collaboration has brought together leading scientific expertise, and was established after WHO issued a global alert on SARS on 12 March 2003. The priority has been to find the cause and to develop diagnostic tests. Two laboratories in China recently joined this network of laboratories from Canada, France, Germany,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of China, Japan, the Netherlands, Singapore, the United Kingdom, and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oday, the first part of the mission of our network has been fulfilled, as researchers have both detected a hitherto unknown virus and established it as the cause of SARS. The new coronavirus has been named by WHO and member laboratories as “SARS virus, ” said Dr Albert Osterhaus, the Director of Virology at Erasmus Medical Center in Rotterdam. Erasmus completed the work to definitely prove that the new coronavirus causes SARS.

Over the past three weeks, due to the urgency surrounding the worldwide threat to health of SARS and early indications this was a new member of the coronavirus family, research has proceeded under the assumption that SARS was caused by a new coronavirus.

The 13 laboratories have been working on meeting Koch’s postulates, necessary to prove disease causation. These postulates stipulate that to be the causal agent, a pathogen must meet four conditions: it must be found in all cases of the disease, it must be isolated from the host and grown in pure culture, it must reproduce the original disease when introduced into a susceptible host, and it must be found in the experimental host so infected.

Credit for the coronavirus findings, which definitively pinpoints the cause of SARS, is attributed to the 13 laboratories, working in conjunction with WHO.

“The people in this network have put aside profit and prestige to work together to find the cause of this new disease and to find way new ways of fighting it,” said Dr Klaus Stohr, WHO virologist and the coordinator of the collaborative research network. “In this globalized world, such collaboration is the only way forward in tackling emerging diseases.”

WHO and the network of laboratories dedicate their detec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the SARS virus to Dr Carlo Urbani, the WHO scientist who first alerted the world to the existence of SARS in Hanoi, Vietnam, and who died from the disease in Bangkok on 29 March 2003.

For more information contact:

Dick Thompson - Communication Officer
Communicable Disease Prevention, Control and Eradication
WHO, Geneva
Telephone: (+41 22) 791 26 84
Email: thompsond@who.int

楊永強指病毒變種純屬揣測 (Yahoo) 4月 16日 星期三 19:15 更新

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相關網站)說,所謂淘大花園病人體內病毒變種之說純屬揣測。

他說,目前的治癒率仍然很高,至於淘大花園病人特別嚴重,並不一定是病毒變種,威爾斯親王的病人情G也是很嚴重要。病人情G嚴重可能是劑量問題,或者是病人同時染上其他病毒。

中國大陸從SARS病患遺體發現兩種病毒

2003年4月15日22:5:55(京港台時間) (chinesenewsnet.com)
--------------------------------------------------------------------------------

  (中央社台北十五日電)北京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預防控制所所長阮力指出,對俗稱非典型肺炎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的研究發現,在同一個死亡病例解剖標本上,發現與SARS密切相關的衣原體病毒和冠狀病毒,這項發現為解釋SARS病因提供重要依據,該所並將研究預防性疫苗。

  香港文匯報報導,阮力表示,研究發現,存在於SARS病人體內的冠狀病毒,是一種變異極大的新型冠狀病毒。從中國大陸SARS病人咽部採集的標本中分離出該冠狀病毒核酸序列,與病人臟器中的相同,血清學的觀測研究也印證該冠狀病毒與病人血清的對應關係。

  阮力說,科研人員將增加病人血清標本的採集量,進一步從血清流行病學角度證明此次疫情的病因,並展開病原體的快速診斷技術研究,包括病原體的分離鑑定、分子生物學檢測、抗體檢測等,同時展開病原體的動物實驗研究,查明病原體的感染機理,還將對病原體展開分子生物學研究,從基因水平闡明病原的致病機理及對機體的危害等。

SARS Coronavirus Sequencing (CDC)
April 13, 2003, 4:00 PM ET

The CDC coronavirus sequencing team has completed and assembled 17.5 kilobases of nucleotide sequence of the Urbani strain of SARS associated coronavirus. These sequences represent all of the genome except for the 1a region of the polymerase gene. The availability of this sequence provides important information relating to rapid diagnosis,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of SARS. The complete genome of the Urbani strain should be available on Monday, April 14, 2003.

It should be noted that analysis of sequences from three different regions of the genome confirm the initial observation that the Urbani strain of the SARS-associated coronavirus is distinct from all previously recognized coronaviruses and sequence studies are not likely to identify a source for this novel coronavirus.

Sequence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collaborators at National Microbiology Laboratory, Canad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San Francisco, Erasmus University, Rotterdam and Bernhard-Nocht Institute, Hamburg facilitated this sequencing effort.

Nucleotide Sequence of Human Coronavirus, CoV-SARS PDF (Apr 13, 2003, 4:00 PM ET)

Coronavirus Protein Analysis Phylogenetic Trees PDF (Apr 13, 2003, 4:00 PM ET)

加國破解病毒基因排列 (Yahoo) 4月 14 日 星期一 03:00 更新

【東方日報專訊】全球對抗引致非典型肺炎的新冠狀病毒有新突破,加拿大科學家宣布,已成功破解新冠狀病毒的基因排列密碼,將有助找出病源、擬定診斷標準及研製疫苗。世衛形容該發現屬極其重要的進展,預期短期內可找出對病人的快速測試方法。而全球受感染個案則增至三千二百四十二宗,一百廿六人死。

中大破解冠狀病毒基因

加拿大卑詩省「史密斯基因圖譜科學中心」(Canada's Michael Smith Genome Sciences Centre)主任馬拉指出,基因排列是研發檢驗方法的要素,有助科學家找出導致肺炎的病源、擬定診斷標準以診斷病人是否受感染、及將來研製疫苗。他又預期稍後會再有其他突破進展。該基因排列資料隨即透過互聯網(http://www.bcgsc.bc.ca)向全球發布。香港大學醫學院微生物系教授袁國勇認為,該發現有助改善對病毒的快速測試。

世衛稱,現存的三種測試方法皆有缺點,全球十一個實驗室的科學家正致力改良,有信心短期內可找出改良的快速測試程序。

世衛指,若病毒維持目前傳染力,有潛力成為本世紀首個全球性流行病,並估計迄今全球所受損失已達三百億美元。美國和路迪士尼公司向美國證監當局提交文件指,其主題公園生意可能會受影響。

中文大學昨晚表示,該校跨學科研究隊伍亦在一名病人樣本破解了冠狀病毒的基因組合的其中重要部分,並與加拿大的發現比較,發現絕大部分基因排序相同,但中大發現了一些有趣及可能極重要的基因序列與加拿大不同,並已將研究結果以電郵發放予世衛的SARS病理研究聯絡組。中大微生物學系教授談兆麟昨晚表示,研究發現幾組基因與動物基因相同,是重要的發現。他說,日內將赴日內瓦出席世衛專家討論非典型肺炎的會議。中大研究了八十五名病人,廿六人的樣本發現副黏液病毒,十四人發現冠狀病毒,另有四人同時含兩種病毒。

日本首次出現四宗懷疑個案;印尼及南非均有首宗病例;加拿大再有三人病逝,令該國死亡人數增至十三人。

南韓發現首宗懷疑病例

英國亦增加一宗懷疑個案,病者曾接觸一名香港商人,該港商在回港後亦出現病徵,已入院治療。新加坡則增加一名死者,令總數增至十人,當局早前將五名入境者送院觀察,包括三名從香港入境的印尼人,並正式為一名違反家居隔離令的國民戴上電子手帶以作監察;南韓亦發現首宗懷疑病例;原定本月廿三日訪問中國的斯里蘭卡首相則決定押後行程。

另外世衛專家森田公一昨繼續在澳門考察當地衛生設施,並建議加強澳門各口岸監控;澳門當局稱,兩岸四地有意就肺炎問題舉行會議,但具體安排仍待大陸與台灣協商。

■本報綜合報道



WHO:仍沒證據證明已發現新冠狀病毒是非典原因 (chinesenewsnet.com) 2003年4月13日20:54:26(京港台時間)

中新網4月13日電據來自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世界各國最優秀的科學家正在不斷加強合作,並夜以繼日地工作,以發現導致此次非典型肺炎的病原體,研製快速診斷試劑。

  據我國專家介紹,一次不明原因的新的傳染病,確定其病原必須有三個標準:第一是它的臨床表現要符合疾病的特徵;第二是流行病學的表現,要符合這個病的特徵;第三才是病原學的確定。而確定一個新的病原要符合三個條件:第一是能夠分離培養出這樣的病原;第二是血清學的診斷,證明本次病原造成了人群血清抗體的改變,通常為病人恢復期的血清比急性期的血清滴度有四倍樣增高;第三是能夠建立動物模型,使動物產生同樣的疾病。

  到目前為止,這次的非典型肺炎,沒有任何一個傳統的、文獻上報導的疾病能夠符合這樣的標準。我國的疾病預防控制機構、高等醫學院校、軍事醫學科學院等單位的科學工作者,經過不懈的努力,已經在病原學研究方面取得了階段性的進展,及時指導了對非典型肺炎的預防控制工作。

  世界衛生組織4月12日的報告表明,目前仍然沒有結論性的證據證明已經發現的新冠狀病毒確實是非典型肺炎的原因。我國科學家和WHO網絡的一個實驗室正在進行的動物實驗結果,將有可能為確定非典型肺炎的病因提供所需要的最終證據。(來源:新華網)


SARS/香港中大破解冠狀病毒基因密碼 呈交WHO

03/04/15 12:43:58 CST 東森新聞報

  本報大陸組/綜合報導香港中文大學研究人員14日把已破解的冠狀病毒基因密碼排列,呈交世界衛生組織,其基因排列結果,與13日加拿大米高.史密夫基因科學中心發表的大部分相同。中大發表的基因排列,包括病毒表面的刺冠蛋白基因。

  據香港明報報導,整個冠病毒包含約3萬個基因密碼,中大研究員把他們已破解的其中5000個與加拿大研究結果比較,發現大部分相同。若冠病毒真的是引致非典型肺炎的主要病因,有關研究突破,將有助日後製造中和該病毒的抗體及預防病發的疫苗。

  據指出,中大生物化學系徐國榮博士表示,他們的樣本來自威爾斯醫 院一名男病人,而加拿大BC癌病中心之基因科學中心的樣本,則來自多倫多病人,兩者病毒基因序列為何有少許分別,有待進一步分析。

  徐國榮指出,除了奠定研製抗體和疫苗的基礎,破解的基因密碼亦有助比較來自不同病人的病毒,從而確定病毒源頭及傳播途徑,並訂定針對性的預防擴散措施,有關序列也可協助追蹤病毒是否出現變種。

百 變 難 測   或 已 變 種
中 大 醫 學 院 長 : 「 病 毒 非 常 奸 」
(蘋果 14/4) 節錄

當 醫 學 界 以 為 已 找 到 有 效 治 療 方 法 的 時 候 , 非 典 型 肺 炎 又 突 如 其 來 出 現 轉 變 , 給 醫 護 人 員 一 個 措 手 不 及 , 中 文 大 學 醫 學 院 院 長 鍾 尚 志 也 不 禁 慨 歎 : 「 呢 個 病 毒 非 常 奸 ! 」 可 是 , 陸 續 的 死 亡 個 案 都 存 在 人 為 因 素 ; 有 深 切 治 療 部 醫 生 說 , 床 位 和 呼 吸 機 都 不 足 , 一 些 估 計 生 存 機 會 較 渺 茫 的 病 人 , 連 輪 候 入 深 切 治 療 部 的 機 會 也 沒 有 。   記 者 : 譚 秀 、 陳 倩 雯

【 本 報 訊 】 中 文 大 學 醫 學 院 院 長 鍾 尚 志 形 容 非 典 型 肺 炎 : 「 呢 個 病 毒 非 常 奸 」 , 當 初 不 知 道 是 甚 麼 病 菌 或 病 毒 致 病 , 也 曾 想 過 是 否 生 化 武 器 , 但 後 來 發 覺 不 太 像 , 相 信 要 一 段 時 間 才 可 揭 穿 其 真 實 面 貌 。
他 指 出 , 對 付 這 病 毒 的 警 惕 性 要 很 高 , 因 為 它 無 孔 不 入 , 市 民 警 覺 到 染 病 , 應 立 即 就 醫 ; 他 承 認 , 現 時 仍 未 算 是 「 控 制 到 」 非 典 型 肺 炎 。
對 於 近 日 死 於 非 典 型 肺 炎 的 病 人 已 不 限 於 長 者 及 長 期 病 患 , 香 港 大 學 微 生 物 學 系 系 主 任 袁 國 勇 同 意 , 病 毒 有 可 能 已 變 種 , 但 亦 與 病 人 何 時 入 院 有 關 ; 單 憑 幾 個 個 案 , 現 時 還 不 能 說 死 者 有 年 輕 化 趨 勢 。

加拿大破解冠狀病毒基因排列 (蘋果 14/4) Direct source of the informaiton: Canada Lab finds the Genome

醫 學 界 對 非 典 型 肺 炎 的 研 究 有 突 破 進 展 。 加 拿 大 科 學 家 昨 天 宣 布 , 他 們 已 成 功 破 解 懷 疑 是 非 典 型 肺 炎 病 源 的 新 冠 狀 病 毒 的 基 因 排 列 , 為 追 查 肺 炎 元 兇 踏 出 重 要 一 步 , 亦 有 助 研 製 診 斷 試 劑 以 及 日 後 研 製 預 防 疫 苗 。
加 拿 大 卑 斯 省 癌 症 研 究 所 的 米 高 史 密 斯 基 因 科 技 中 心 主 任 馬 拉 醫 生 宣 布 , 他 們 是 首 間 機 構 成 功 列 出 冠 狀 病 毒 新 變 種 的 基 因 排 列 , 並 隨 即 把 研 究 成 果 放 在 互 聯 網 上 , 與 全 球 科 學 家 分 享 。 中 心 主 任 馬 拉 醫 生 指 出 , 科 學 家 成 功 破 解 病 毒 基 因 排 列 , 可 幫 助 醫 生 診 斷 病 人 是 否 染 病 。 他 說 : 「 人 們 可 用 若 干 份 量 的 病 毒 基 因 , 測 試 病 人 是 否 受 到 感 染 。 」
此 外 , 病 毒 的 基 因 排 列 亦 有 助 科 學 家 去 認 證 這 種 冠 狀 病 毒 新 變 種 , 是 否 非 典 型 肺 炎 的 真 正 元 兇 。 科 學 家 亦 可 透 過 基 因 排 列 , 研 究 本 性 溫 和 的 冠 狀 病 毒 , 為 何 會 出 現 如 此 「 兇 猛 」 的 變 種 , 在 極 短 時 間 內 奪 去 全 球 逾 百 人 的 生 命 。
對 於 加 拿 大 科 學 家 成 功 破 解 病 毒 基 因 排 列 , 世 界 生 組 織 發 言 人 湯 普 森 讚 揚 說 , 這 是 研 究 非 典 型 肺 炎 疫 情 的 重 大 進 展 。 多 倫 多 微 生 學 專 家 亦 指 出 , 這 是 漂 亮 的 一 擊 , 對 疫 情 研 究 幫 助 很 大 。

中大研究基因列序不同
香 港 中 文 大 學 昨 晚 發 表 聲 明 , 指 中 大 破 解 冠 狀 病 毒 的 組 成 重 要 部份, 與 加 國 的 發 現 , 大 部 份 相 同 , 但 基 因 列 序 不 同 。

病毒分布: 中 大 在 八 十 五 名 病 人 樣 本 中 , 發 現

香 港 大 學 微 生 物 學 系 系 主 任 袁 國 勇 昨 出 席 一 項 研 討 會 時 表 示 , 本 港 投 放 在 研 究 基 因 排 列 的 金 錢 及 人 力 均 較 少 , 現 時 只 找 到 一 部 份 的 基 因 排 列 , 加 拿 大 的 資 源 比 香 港 多 十 倍 。 他 又 指 出 , 暫 時 未 知 道 加 拿 大 所 完 成 的 病 毒 基 因 排 列 , 是 否 與 香 港 的 一 樣 , 而 確 定 病 毒 的 基 因 排 列 , 有 助 更 直 接 、 更 敏 感 地 對 病 症 進 行 診 斷 測 試 。

 

SARS: Identifying the cause
Amina Ali and Rachelle Younglai, CBC News Online | April 4, 2003 | Updated April 11, 2003

Three weeks after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declared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to be a worldwide threat, researchers are coming a little closer to identifying the cause. Hundreds of scientists in 11 disease control centres in nine countries are working around the clock, pooling their resources and findings via a secure Web site and daily teleconferences. Because so little is known about the transmission of the disease, WHO has limited the research to labs that are equipped to handle deadly pathogens.

Identifying the cause of the disease has been difficult. There is much debate surrounding the type of virus involved and many questions need to be answered before any type of conclusion can be drawn and any type of treatment developed.

The process of identifying a new pathogen is rigorous. It is not enough to simply identify the microbe by how it looks. It must be isolated, grown in isolation and then the cultured germs must be able to recreate the disease in a test animal. If scientists can meet these three conditions, it is the ultimate proof that the microbe is the cause of the illness. This course of proof is known as Koch's postulates, initially designed for anthrax in the late 19th century by German scientist Robert Koch.

Here's where scientists are as of early April.

Scientists have taken tissue and blood samples from patients and compared the infected samples to samples from healthy individuals. Once the aberration was detected they started the process of trying to identify its shape and structure and determine what category and family its source belongs to.

Scientists found two types of viruses in SARS patients - paramyxovirus, the family of viruses that includes the one causing measles, and coronavirus, a family of viruses that includes the second most common cause of colds.

On March 18, doctors in Germany and Hong Kong said they had found signs of a paramyxovirus in blood samples from SARS patients. Canadian researchers identified genetic signs of human metapneumovirus, a family of microbes that can cause measles, mumps and canine distemper, but this turned out to be a dead end.

However, a week later, scientists in Geneva and the U.S. said they found a coronavirus new to humans in the lungs and other tissue of some victims. Canadian scientists have found the coronavirus in about half of their samples.

In early April, researchers with the 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said they were 90 per cent positive that the virus is a coronavirus, identified by its crown-like appearance.

The debate has been raging as to which virus is the cause: is paramyxovirus a byproduct of coronavirus or vice versa? Does one or both cause the microbe to mutate and become more infectious or easier to spread? Is it a new agent? And the questions go on.

"When you see both you don't know what you're dealing with," said Dr. Bhagirath Singh,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of Infection and Immunity at 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 "Labs have been running tests to learn what causes the disease, and have been unable to find anything conclusive."

Antibody and genetic tests

CDC researchers developed antibody and genetic tests to help confirm SARS cases. If a patient has a positive antibody response to the new coronavirus, scientists say it may be evidence there is a link with SARS.

"When we see a positive test at the end of illness and a negative test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illness, that's really strong evidence of coronavirus infection. It still doesn't mean it's the cause of SARS, but it's pretty strong evidence that that's what we have," said Dr. Julie Gerberding of CDC. "It's a good clue, but again, it's just not proof."

The antibody test is in its infancy and the accuracy of the test still needs to be verified. To draw any conclusions CDC must have thousands of samples from those who are infected as well as from those who are not.

Isolating the virus

Hong Kong scientists were able to isolate the virus. Isolating the virus allowed scientists to start characterizing the agent, to determine its relationship with known viruses and subsequently define the identity.

Culturing the virus

Although culturing viruses is difficult because they only replicate within a living cell, there have been reports that researchers at labs across the world, including Canada's microbiology lab in Winnipeg, have been able to culture the virus.

According to the CDC, scientists in the Netherlands have successfully infected an animal, however results are not yet available.

Sequencing Virus

Scientists are also working on identifying the genetic makeup of the virus and are expecting results in the next week or so. If they are successful, this could aid in the creation of a rapid diagnostic test and reduce death rates by allowing doctors to identify affected patients sooner.

Transmission

What the public finds so difficult is not so much the ferocity of the outbreak but the ambiguity surrounding the transmission of the disease.

At first WHO said the virus was transmitted by face-to-face exposure to droplets released when an infected person coughs or sneezes. But then dozens of people who live in the same Hong Kong residence became infected raising concerns that the virus may be carried by water or by vaporized droplets that remain in the air and are then inhaled. Another theory is that the virus may live outside of the body for two to three hours thus contaminating surface areas.

Doctors are using anti-viral therapy to try to prevent the virus from replicating but so far this has not been successful.

Theories

Despite the progress, there are many other questions that need answering in order to draw any conclusions: how are the outbreaks linked to other countries? How does the disease spread? At what stage is the virus the most active? Is the cause a single or multiple agent?

  1. One theory suggests that the SARS virus jumped to humans from an animal species.
  2. Another suggests a microbe mutated into the more virulent form in humans.
  3. There has also been some speculation that it could be a manmade virus but CDC dismisses this theory.

Now that China has permitted a team of WHO experts to enter the country, much more remains to be discovered.

WHO experts will start tracking the source of SARS in Foshan city, where the first case was reported in November 2002, and Guangzhou city.

廣東宣布從SARS病人檢出冠狀病毒 (chinesenewsnet.com)


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十二日宣布,已從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病人樣本中檢出冠狀病毒,這是廣東省尋找SARS病因的一項重大進展。

  新華社報導,自今年一月以來,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採用多種不同的細胞接種了大量的SARS病人在急性期的樣本,結果在幾種細胞培養中發現細胞有病變。在兩份接種細胞發現病變的嚥漱液樣本中,利用冠狀病毒特異引物擴增出與目的基因相符的基因片斷,經測序並與基因銀行數據進行比對,結果提示與牛冠狀病毒的同源性為百分之十七

  報導指出,利用上述病變細胞培養物與多份SARS病人的血清和正常人血清做抗體測定試驗,發現病人血清中存在相關抗體。將一份病變細胞培養物送北京國家疾控中心病毒所鑑定,經分子生物實驗同樣証明其中的病原體是冠狀病毒。


香港廣東SARS冠狀病毒被證實具高度同源性 (chinesenewsnet.com)


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宣稱,在香港與廣東兩地專家驗證下,已證實這兩地所分離出的SARS冠狀病毒具有高度同源性。

  中新社今天報導,在廣東部分地區爆發流行的非典型肺炎患者中,冠狀病毒極可能是其中重要病原,而香港、廣東兩地分離出的冠狀病毒,同源性大於百分之九十九。

  報導引述香港大學醫學院微生物系副教授管軼說,冠狀病毒有幾十種,可分為三大組,大多寄於鳥禽身上。這次引致廣東、香港爆發SARS,應是冠狀病毒科的一種新病毒。

  報導說,目前只有香港及廣州部分病例,證實冠狀病毒與這個地區流行的SARS有直接關係,但並無證據顯示世界其他地區所發生的SARS,都是由冠狀病毒引起。而目前香港部分SARS病人嚴重腹瀉至每天三十次,這是廣州同類患者所少有的,這也表示病毒可能發生變異。

  據報導,即使在明確SARS病原體情況下,研製疫苗也需要三至五年時間。

Identification of a Novel Coronavirus in Patients with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ource) (April 10, 2003) (Full Text in PDF)

Background: The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has recently been identified as a new clinical entity. SARS is thought to be caused by an unknown infectious agent.

Methods Clinical specimens from patients with SARS were searched for unknown viruses with the use of cell cultures and molecular techniques.

Results A novel coronavirus was identified in patients with SARS. The virus was isolated in cell culture, and a sequence 300 nucleotides in length was obtained by a polymerase-chain-reaction (PCR)-based random-amplification procedure. Genetic characterization indicated that the virus is only distantly related to known coronaviruses (identical in 50 to 60 percent of the nucleotide sequence). On the basis of the obtained sequence, conventional and real-time PCR assays for specific and sensitive detection of the novel virus were established. Virus was detected in a variety of clinical specimens from patients with SARS but not in controls. High concentrations of viral RNA of up to 100 million molecules per milliliter were found in sputum. Viral RNA was also detected at extremely low concentrations in plasma during the acute phase and in feces during the late convalescent phase. Infected patients showed seroconversion on the Vero cells in which the virus was isolated.

Conclusions The novel coronavirus might have a role in causing SARS.

SARS的致病原可能原因

美國疾病管制中心表示,「重症急性呼吸症候群」(SARS)的致病原,可能是「冠狀病毒科」,並非之前研判的「副黏液病毒群」。我國衛生署針對此說,冠狀病毒科和副黏液病毒群都會使感染者體內產生「多核巨細胞」的變化,美國檢驗所得有助各國釐清不明肺炎真相。

冠狀病毒一九六五年被分離出來,科學家目前對它們的認識相當有限,已知有兩種冠狀病毒會影響人類,三分之二早產兒的普通感冒與呼吸道感染是由這兩種病毒所引起。

 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局長陳再晉指出,過去已知的冠狀病毒毒性並不是很高,這次的重症急性呼吸症候群致病原若是冠狀病毒科,那可能有突變,但待基因定序。

 陳再晉表示,已知的冠狀病毒感染,多侷限於上呼吸道的上皮細胞,患者有流鼻涕、倦怠及輕微的咳嗽、喉嚨痛,且發燒少,通常一周後可痊癒,無後遺症,且無下呼吸道(肺炎)症狀,這些特性和重症急性呼吸症候群不盡相符,若真是冠狀病毒科作祟,那真的是它「凶性大發」了,患者才會有如此嚴重症狀。

 對於冠狀病毒科和副黏液病毒群的關係,冠狀病毒科和副黏液病毒群並非「直系親屬」,但像是「兄弟關係」,兩者類似的地方,在於都會使感染者的上呼吸道上皮細胞產生多核巨細胞變化,使原本完整保護上呼吸道的上皮細胞遭到破壞,就像皮膚被刺出漏洞一樣,致病原便得以從漏洞鑽進去。

 

WHO統計 全球SARS病例共三百八十六例

世界衛生組織發布,統計到92.3.23為止,全球SARS病例有三百八十六例,有十一人因此死亡。其中病例最多的是香港,已經出現兩百二十二例。
香港當局93.2.24再度證實有十八人感染非典型肺炎,使得最新感染人數達到二百六十人,並且死亡人數再添兩人達到十人。

SARS高危險群及症狀

在今年二月一日以後,曾發生SARS報告病例區的地區包括,中國廣東、加拿大溫哥華、多倫多、澳洲、菲律賓、印尼等地,或曾與診斷為SARS個案有親密接觸者,亦包括曾照顧SARS個案,或與其居住、或曾經直接接觸其呼吸道分泌物及液體,有上述經歷後的十天內,出現發高燒超過38℃,以及一種或一種以上呼吸道症狀(咳嗽、呼吸急促、呼吸困難等症狀)的民眾,應務必儘速就醫,並主動告知醫師旅遊活動經歷,以免延誤就醫,傳染他人。

 

怪肺炎/美國認為SARS 致病原可能是冠狀病毒
(03/03/29 14:23:34 CST 東森新聞報 )

  記者紀麗君╱台北報導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全球延燒,世界衛生組織( WHO)統計的病例己達到456例,各國都焦急著找致病原,美國疾病管制中心初步證實肇禍致病原是冠狀病毒(Coronavirus),衛生署疾病管制局長陳再晉25日表示,美國發現的冠狀病毒與香港發現的副黏液病毒身在同一家族,兩者是「兄弟關係」,同樣都會造成流鼻水、咳嗽或喉嚨痛。
  根據外電報導,全球十一個實驗室的最新發現,SARS的病原很有可能是「人類間質肺病毒」人類間質肺病毒屬於副黏液病毒群的一種,西元2001年由荷蘭醫界發表,感染後症狀從上呼吸道感染到細支氣 管炎或肺炎;不過根據我疾管局獲得美國疾病管制中心初步檢驗結果卻顯示,肇禍致病原是冠狀病毒(Coronavirus)。

  陳再晉補充,傳統的冠狀病毒生性溫和,一般侵襲到人類時,感染多半侷限在上呼吸道的上皮細胞,病患感染冠狀病毒後通常有流鼻水、倦怠及較輕微的咳嗽和喉嚨痛,但是,傳統的病毒侵犯人體後,較少發生發燒的情形,病情在一周後就會痊癒,沒有後遺症。

  不過,令陳再晉質疑的是,傳統的冠狀病毒不會造成下呼吸道症狀,換言之,病人並不會因為感染冠狀病毒造成肺炎,看起來與SARS的臨床症狀又不相符。

  陳再晉相信,如果這次致 病原真是冠狀病毒,一定是已經突變,冠狀病毒從「性情溫和」變成「凶性大發」,不少醫界人士現今對冠狀病毒不敢輕視,恐怕得對冠狀病毒「另眼相看」。

  由於美國疾病管制中心測得SRAS的致病原是冠狀病毒,與上周香港當局測出的副黏液病毒不同,是否表示SARS致病原因有複雜化的趨勢?陳再晉表示,美國的發現應該比香港更有可信度,因為美國彙整了全世界的病毒檢體,可以從各國病患檢體鑑定,至於,兩種病毒都會攻擊人類的上呼吸道,而且又是同一個家族,因此,這樣的鑑定結果並不會互相衝突。

  陳再晉表示,冠狀病毒(Coronavirus)過去已 知其毒性並不高,如果這次SARS是冠狀病毒科肇禍,是否有基因突變,還有待進一步的基因定序查證,目前可以確定的是,副黏液病毒和冠狀病毒侵犯人體以後,都會產生多核巨細胞,會使呼吸道的上皮細胞有破洞,導致上呼吸道症狀。

港大證實新冠狀病毒致肺炎
3月 27日 星期四 21:40 更新 Yahoo

港大醫學院長林兆鑫表示,港大已確定非典型肺炎的病毒為新冠狀科病毒,已可準確測試病人是否染上冠狀科病毒。

在記者會上,林兆鑫表示,他們已獲得國際性突破,已可確定非典型肺炎的病毒為冠狀科病毒,希望日後不要再稱為非典型肺炎,可稱為冠狀病毒肺炎,現時已可準確測試病人是否染上冠狀科病毒,而病人出院時亦可清楚知道他們是否還有病毒在身,傳染他人。

林兆鑫表示,有關研究結果得到美國疾病預防中心證實,而世界衛生組織11個實驗室亦幫助研究,其病毒樣本已送世衛組織確實。

港大微生物學系病毒科主管裴偉士表示,冠狀病毒肺炎主要傳播途徑是間接接觸傳播,用手接觸眼、口及鼻,就會受感染。

裴偉士表示,現時已發展出抗體測試及病毒基因測試,而其中基因測試,可於數小時內知道是否染上非典型肺染。而在病者感染病毒數3至5日內,可抽取鼻水作基因測試,而知道病者是否患上冠狀病毒肺炎。

裴偉士指,飛沫傳染是其中一個傳播病毒的方法,而間接接觸是主要傳播途徑,市民如有病毒的人握手或接觸有病毒的平面,再接觸眼、口及鼻,就會受到感染,而病毒離開人體後可生存約三小時,所以要經常洗手。他亦建議用含酒精(70%)的濕紙巾抹手,可殺死病毒。

Pro Med Comment -

(This report does not provide much clarity but rather adds to the confusion regarding the nature of the infectious agent responsible for SARS. The candidates so far include, an unspecified paramyxovirus, the recently discovered human metapneumovirus (representing the two subfamilies of the family _Paramyxoviridae_, and now an unspecified coronavirus (representing the family _Coronaviridae_). A common feature of the families _Paramyxoviridae_ and Coronaviridae_ is that they contain viruses that are ubiquitous respiratory tract pathogens. Consequently it would not be unexpected to detect such viruses in clinical samples entirely fortuitously, particularly where a diagnostic technique of limited discriminatory potential such as electron microscopy is employed.

The paramyxoviruses and coronaviruses are quite distinct viruses with different biological potential. The paramyxoviruses are negative-sense RNA viruses, which do not recombine, whereas the coronaviruses are positive-sense RNA viruses, which undergo recombination at high frequency.

In the UK, at least, coronaviruses are second only to rhinoviruses as causes of the common cold. In the case of the four types of human parainfluenza viruses (sub-family _Paramyxovirinae_), human 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 and human metapneumovirus (sub-family _Pneumovirinae_) infection occurs in infancy and early childhood, but does not confer prolonged immunity. In the case of human 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 it has been estimated that reinfection occurs on average every 36 months.

The outcome of infection can be serious in infancy (bronchiolitis) and in the elderly (pneumonia), At other ages infection is usually asymptomatic or mild URTI. The recently discovered human metapneumovirus appears to behave similarly, but is less prevalent than 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 (see: Human metapneumovirus infections in young and elderly adults by Falsey et al., in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187, (5), 785-790, 2003). These authors conclude that: "Human metapneumovirus infection occurs in adults of all ages and may account for a significant portion of persons hospitalized with respiratory infections during some years."

Continued caution is required in evaluation of the competing claims of identification of the etiologic agent of SARS. - Mod.CP)

ProMED-mail promed@promedmail.org

肺炎新病毒無人具免疫力 來自多維新聞


多維社記者陸匡遠報導/香港大學確定,這種致命肺炎由一種從未被發現的新病毒引致,屬冠狀病毒(Coronavirus),可能是動物的病毒傳至人,再出現人傳人。港大微生物學系研究小組成功將病毒部分基因排列,並研究出快速測試法,可在三至四小時內測試病人分泌物是否含冠狀病毒,可在病人開始出現病徵時採用,令病人可及早得到治療,痊愈機會達九成。快速測試今日開始應用。

東方日報報導稱,近期由新病毒引致的非典型肺炎可稱為「冠狀病毒肺炎」(CVP),美國疾病預防及控制中心同樣確認此病毒是非典型肺炎的致病原,有別於中大發現的副黏液病毒,新病毒能引致傷風或上呼吸道感染,傳染性甚高。目前全球已有50多人死於該病。

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系系主任袁國勇表示,今次引致非典型肺炎的病毒是一種全新的冠狀病毒,以往從未在人類身上發現,故沒有人有免疫力,因而快速傳播。這種病毒可引致極嚴重肺炎,使人體作出很強的發炎反應,令肺部受嚴重破壞,

病毒速變病徵添肚屙腰痛 (Yahoo)
4月 11日 星期五 08:45 更新

發現冠病毒為非典型肺炎元兇的港大微生物學系袁國勇教授透露,臨H診斷和基因測式顯示,病毒正極速與動物基因「洗牌」變種,病徵已由初期發高燒、咳嗽、發冷發熱,變成現時有患者只是肚屙、腰痛等,甚至出現病人「無咳無燒」等隱形病徵。港大研究病毒基因排列測試顯示,病毒基因接近牛隻和老鼠,研究有助診斷和研製疫苗。

港大正研究從老鼠或類近老鼠的動物,抽取血清測試抗體,研究有助研製測試劑,改善臨H診斷及研製疫苗。

致病的冠病毒正迅速變種,但科學界仍未能確定病毒的發展方向,是愈變愈毒或是愈變愈弱,故必須對病毒日夜追蹤,盡快破案找出病毒源頭,以預防和研製疫苗。

袁國勇教授對本報表示,透過病毒基因測試以及病人臨H病徵所起的變化,顯示病毒正與一些動物基因「洗牌」變種。

  1. 他指出,非典型肺炎最初爆發時,病徵包括高燒、發冷、肌肉痠痛、流鼻水、咳嗽等,
  2. 但疫情發展至第二波,病徵已有不同,病人出現肚屙、腰痛似腎病,亦有病人無咳嗽、無發燒。
  3. 袁說,「隱形病徵」最危險,既難以預防亦增加臨H斷症的困難。

港大掌握了數據,相信導致多人染病的冠病毒源於動物,現時病毒正與其他動物基因「洗牌」及變種。港大曾將病毒的基因一段一段排列測試,並將構成病毒的3個抗原組逐一剔除,測試顯示病毒接近牛隻和老鼠的基因。

 


分辨:

 

Human CoronaViruses, represented by the two prototype strains HCV-OC43 and HCV-229E, are important human respiratory Pathogens, also associated with Necrotizing Enterocolitis.

Genus Coronavirus

SECTION I - INFECTIOUS AGENT (source)

NAME: Human coronavirus

SYNONYM OR CROSS REFERENCE: Viral respiratory disease, viral gastroenteritis

CHARACTERISTICS: Coronaviridae; first isolated in 1965, spherical enveloped virion, 80-160 nm in diameter, crown-like in appearance, club-shaped peplomars, single-stranded, linear, non-segmented, positive-sense RNA genome;

SECTION II - HEALTH HAZARD

PATHOGENICITY: Usually produce an afebrile cold in adults, characterized by nasal discharge, and malaise; may exacerbate respiratory symptoms in asthmatic and chronic pulmonary disease patients; implicated in gastroenteritis; greater occurrence in children; maybe associated with pneumonia and pleural reactions, rarely manifests in neurological complications; immunity is serotype specific; antigenic heterogeneity allows for multiple symptomatic reinfections

EPIDEMIOLOGY: Worldwide; major cause of respiratory disease between late fall and early winter; accounts for 10-30% of all colds